克里斯托弗·斯特雷奇
开放分类:人物专家学者
[font class=texts]个人简历[/font]
Christopher Strachey was born on November 16th, 1916 to Oliver Strachey and Rachel (Ray) Costelloe in Hampstead, England. Oliver Strachey was the son of Richard Strachey and the great grandson of Sir Henry Strachey, 1st Baronet. In 1919 the family moved to 51 Gordon Square. The Stracheys belonged to the Bloomsbury Group whose members included Virginia Woolf, John Maynard Keynes and Christopher's uncle Lytton Strachey. At 13, Christopher went to Gresham's School, Holt where he showed signs of brilliance but in general performed poorly. He was admitted to King's College, Cambridge in 1935 where he continued to neglect his studies. Strachey studied mathematics and then transferred to physics. At the end of his third year at Cambridge, Strachey suffered a nervous breakdown, possibly related to coming to terms with his homosexuality. He returned to Cambridge but managed only a "lower second" in the Natural Sciences Tripos.
Unable to continue his education, Christopher joined Standard Telephone & Cables Ltd (STC) as a research physicist. His first job was providing mathematical analysis for the design of electron tubes used in radar. The complexity of the calculations required the use of a differential analyzer. This initial experience with a computing machine sparked Strachey's interest and he began to research the topic. An application for a research degree at Cambridge was rejected and Strachey continued to work at STC throughout the Second World War. After the war he fulfilled a long-standing ambition by becoming a schoolmaster at St Edmund's School, Canterbury, teaching mathematics and physics. Three years later he was able to move to the more prestigious Harrow School in 1949, where he stayed for three years.
Mark 1
In January 1951, a friend introduced him to Mike Woodger of the National Physical Laboratory (NPL). The lab had successfully built a reduced version of Turing’s Automatic Computing Engine (ACE) the concept of which dated from 1945: the Pilot ACE. In his spare time Strachey developed a program for the game of draughts, which he finished in February 1951. The game completely exhausted the Pilot ACE’s memory. The draughts program ran for the first time on 30 July 1951 at NPL. When Strachey heard about the Manchester Mark 1, which had a much bigger memory, he asked his former fellow-student Alan Turing for the manual and transcribed his program into the operation codes of that machine by around October 1951. The program could "play a complete game of draughts at a reasonable speed". He also wrote one of the first computer music programs, which played Baa Baa Black Sheep.[2]
Strachey worked for the Nation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NRDC) from 1952 to 1959. While working on the St. Lawrence Seaway project, he was able to visit several computer center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catalog their instruction sets. Later, he worked on programming both the Elliott 401 computer and the Ferranti Pegasus computer. He also worked on the analysis of vibration in aircraft, working briefly with Roger Penrose, and developed the concept of time-sharing.
In 1962, while remaining a consultant, he accepted a position at Cambridge University.
In 1959, Strachey left NRDC to become a computer consultant working for NRDC, EMI, Ferranti and other organizations on a number of wide-ranging projects. This work included logical design for computers, providing autocode and later the design of high-level programming languages. For a contract to produce the autocode for the Ferranti Orion computer, Strachey hired Peter Landin who became his one assistant for the duration of Strachey's consulting period.
In 1965, Strachey accepted a position at Oxford University as the first director of the Programming Research Group at the latter. He collaborated with Dana Scott.

& lt;H3>[font class=texts]世界首台可运行程序计算机的“处女作”竟是情诗[/font]编辑本段回目录& lt;/H3>    据《每日电讯报》2009年3月11日报道,世界第一台可运行程序的计算机于1952年在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由一个科研小组研制成功,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台计算机的“处女作”竟是一个写情诗的小程序。
  据报道,设计这款电脑程序的是一个名叫克里斯托弗·斯特雷奇(Christopher Strachey)的科学家。他在编写这个程序时突发灵感,将几百个关于浪漫爱情的动词和名词输入程序。然后他创建一个名叫“宝贝”的数据库,通过这个数据库可以创作一些轻松的爱情诗句。
  斯特雷奇和他的同事一起不断改进这个程序和数据库,将大量的情诗和字、词、句输入电脑,保存起来,供程序自动选择使用,就像今天我们在网上看到的有吸引力的文字一样,这些文字和素材通过程序最终成为一首情诗。

& lt;H3>[font class=texts]英发现早期电脑作诗程序: 60 年前情诗生成器[/font]& lt;/H3>德国一名电脑考古学家开发出电脑创作情诗程序, 但他并非这一程序的原创者。早在 60 多年前, 情诗生成程序已经问世。
1948 年 6 月, 世界上第一台能完全执行存储程序的电子计算机原型机在英国曼彻斯特大学诞生。人们给它取名“婴儿”。当时研究人员为它编写了几十种新型程 序, 不过现今大部分已经丢失。 英国研究人员克里斯托弗·斯特雷奇也参与了“婴儿”的研制。他为测验这台原型机随机选择信息的能力,编写出自动创作情诗程序。
“婴儿”本身储存了大量诗歌数据。每次运行作诗程序, 人们只需输入几百个含义浪漫的动词和名词, 它就能自动生成一首短情诗。
最早电脑音乐
斯特雷奇把“婴儿”的“大作”打印出来贴在公告栏上。虽然这些情诗不一定能打动女性的芳心, 但作诗程序开创了电脑文本生成程序的先河。
后来随着计算机技术迅速发展,“婴儿”和作诗程序被人们渐渐遗忘。
历史重演德国电脑考古学家戴维·瓦尔德近期在英国牛津大学博德利图书馆研究斯特雷奇论文时发现这一程序。
他花3个月时间编写出同样的在线“情诗生成器”程序供网民自由使用。
用户在线运行这一程序,输入一些词语,每次点击“重载”(reload)键,网页上就会出现一首新的情诗。
英国《曼彻斯特新闻晚报》10日援引瓦尔德的话报道:“这牵涉到一部分有国际影响力的英国计算机文化遗产。编写程序的这3个月十分折磨人,因为根据现今标准,这一程序非常原始。”
瓦尔德将于3月下旬在英国伦敦就作诗程序发表演讲。他制造的“婴儿”复制机不久后将在德国展出,届时他会用这台机器演示“情书程序”。

& lt;H3>[font class=texts]最早的电脑音乐被发现[/font]& lt;/H3>日前在整理文件的时候,BBC发现了一段最早的电脑音乐录音。之前人们一直以为最早的电脑音乐是在1957年贝尔实验室的IBM大型机上演奏的,不过此次发现将这个时间提前了6年。
这段音乐是1951年BBC在曼彻斯特大学记录下来的,两首歌曲的名字分别是《aa Baa Black Sheep》和《In the Mood》,由世界上第一台商用计算机Ferranti Mark 1演奏。编写音乐软件的程序员名为Christopher Strachey,是图灵的一位朋友。在这种计算机上编写的程序大概是这个样子:
声音链接:http://news.bbc.co.uk/1/hi/technology/7459848.stm

& lt;H3>[font class=texts]第一个电子游戏[/font]& lt;/H3>第一个叫做《阴极射线管娱乐装置》的设计由Thomas T. Goldsmith Jr.与Estle Ray Mann在美国专利注册[1]。专利于1947年1月25日申请并于1948年12月14日颁布。该设计描述用了八颗真空管以模拟导弹对目标发射,包括使用许多旋纽以调整导弹航线与速度。因为当时电脑图形无法以电子化显示,小型目标仍旧以单层透明版画上后覆盖于屏幕上。
双人网球1951年2月,Christopher Strachey试着运行他为英国国家物理实验室里的Pilot ACE电脑所写的《西洋跳棋》的程式。该程式超过硬件内存容量,后来在10月,Strachey为位于曼彻斯特的机器 — 配备较大容量的内存 — 重新编写他的程式。
《OXO》是一个图形版本的井字过三关,由A.S. Douglas于1952年在剑桥大学所制作,目的是来展示其人机互动的研究论文。它在EDSAC电脑上开发,而该电脑是透过阴极射线管显示内存内容。玩者用转盘操作以对抗有基本人工智能的电脑。
于1958年William Higinbotham利用示波器与类比电脑创造出了个游戏。透过适当的命名:《双人网球》,它用来在纽约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供访客娱乐。《双人网球》显示了个简化的网球场侧视图,其卖点在于一个重力控制的球得打过“网”,而不像其后继者《碰碰弹子台》那样的上视图。该游戏提供两个盒子状控制器,两个都配备了轨道控制旋纽,以及一个击球的钮。到1959年双人网球拆除前,它共陈列了两季。

& lt;H3>[font class=texts]“C++”何得此名?[/font]& lt;/H3>  《C++ 程序设计语言》(TC++PL)第一章:“C++(读作‘斯加加’)这个名字是 Rick Mascitti 于 1983 年夏天起的。这个名字能充分表明 C++ 是由 C 演变而成的这一进化本质;‘++’是 C 的自增运算符。‘C+’这个稍短的名字是个语法错误;它亦已被用作一种不相关的语言的名字。精通 C 的语义的大师认为 C++ 这个名字比不上 ++C。这门语言没有被命名为 D 是因为它是 C 的扩展,而且它并没有试图通过删减 C 的特性来修正 C 存在的一些问题。想了解 C++ 这个名字的另一种解释,可翻阅 [Orwell,1949] 的附录。”
  《C++语言的设计和演化》(D&E)第三章:“我采用 C++ 这个名字,因为它比较短,很有含义,而且也不是‘什么什么的 C’这种形式的名字。C 语言中,++ 可以根据上下文读成‘next’、‘successor’或者‘increment’,不过通常还是读成“加加”。C++ 这个名字及其竞争对手 ++C 是产生笑话和双关语的肥沃土壤——几乎所有这些笑话和双关语在 C++ 这个名字被采用之前就已为人们所熟知和品味。C++ 这个名字是 Rick Mascitti 建议的。1983 年 12 月,这个名字第一次被使用——它被写入了 [Stroustrup,1984] 和 [Stroustrup,1984c] 的最终版。
  C++ 中‘C’这个字母拥有悠久的历史。显然,它是 Dennis Ritchie 设计的语言的名字。C 的直接祖先是 Ken Thompson 设计的叫做 B 的解释语言,而 B 语言是 BCPL 的后裔。BCPL 是剑桥大学的 Martin Richards 在访问位于另一个剑桥(坎布里奇)的 MIT 时设计和实现的。BCPL 代表 Basic CPL,而 CPL 是一门相当大(就当时而言)而优雅的编程语言的名字,它是剑桥大学和伦敦大学合力开发出来的。在伦敦大学参与进来之前,CPL 中的‘C’代表剑桥。后来,‘C’的正式含义是组合,而它的非正式含义是 Christopher,因为 Christopher Strachey 是主持 CPL 开发的首脑。”

& lt;H3>[font class=texts]可兼容的时间共享系统[/font]& lt;/H3>一台时间共享的计算机可同时被许多人用,每一个人都好像是系统的单一使用者。实际上,一台计算机成为他的或她的个人机器。
第一个时间共享计算机系统1961年出自麻省理工学院,最初研发时间共享计算机系统的目地是为了减少教师和学生在开发程序时面临的困难。在计算机的早期,当人要使用麻省理工学院和其它地方研制的第一批研究用计算机时,通常的做法是使用者租用计算机半小时或一小时,在那段时间里他(偶而是她)运行一个程序,纠正错误,并希望获得某些结果。计算机在那段时间里实际上是使用者的个人机器。

Mark 1
然而这是一种非常浪费的使用计算机的方法,因为使用者在他独占计算机的时间里经常花大量的时间为计算结果抓搔自己的头,只用几分种的时间用计算机做计算。除了使用一台机器一小时要花¥100美元不合算外,十几个人竞相使用一台机器也是造成挫折不断的原因,对许多人来说仅仅是因为不能在机器上工作足够的时间。到1960年代初期这个问题用成批处理操作法解决。在成批处理系统中,为了让昂贵的计算机最大限度地工作,计算机被安装在一个“计算机中心”;使用者被要求将他们的程序打在卡片上,经过中心的接待站非直接地将卡片送入计算机。在计算机中心,一组操作员将几个程序合在一起(a batch), 让机器快速连续地运行这些程序。使用者在同一天或下一天来收取他的结果。
当麻省理工学院电子工程系在1957年得到它第一台计算机商品—— 一台IBM704型机的时候,成批处理法也被介绍过来。成批处理使机器的时间得到了良好的利用,但教师和研究者发现他们时间却没有被很好的利用。因为这个瓶颈,他们不得不久久等待他们的程序从系统中滤过,这意味着他们只能一天运行他们的程序一到两次。一个复杂的程序也许要用几星期的时间纠正错误才能获得有用的结果。世界各地其它的大学和研究机构的情况大致相同。
对这一问题的一个可能的解决办法——时间共享,1959年第一次由一位名叫克里斯多福.司泉切(Christopher Strachey)的英国计算机科学家阐述,他当时想到(并得到了专利)将几个操作台,一个读卡机和一个打印机连上计算机主机。然后用一些聪明的硬件和软件,可使所有使用者同时使用昂贵的计算机主机,计算机主机速度快得让使用者们意识不到他们正与其他人使用同一台计算机。在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约翰.麦卡西(John McCarthy)——他也是人工智能的一位开拓者,提出了一个相似,但更有深度的思想:时间共享的使用者们将通过恰似打字机的终端机而不是司泉切已设想过的操作台相互交流。
麻省理工学院的计算中心是第一个安装了时间共享系统的,这是一个由罗伯特.范农(Robert Fano) 和费南多.卡巴托(Fernando Corbato)领导的项目。麻省理工学院的CTSS(the Compatible Time-Sharing System 可兼容时间共享系统)展示版于1961年十一月露面。这个早期的实验性系统允许三个使用者分享一台计算机,每一个人都可独立地编辑和改正程序,和做其它信息处理的事。对这些使用者来说,好像他们有自己的个人计算机一样。时间共享成为麻省理工学院和许多其它大学在以后十年中的计算机研究项目。在麻省理工学院成功地展示了它的时间共享样机后的一年中,几个其它的大学,研究机构和计算机制造厂商也开始开发它们自己的时间共享计算机。

& lt;H3>[font class=texts] 让“虚拟”成为现实——虚拟化技术解析[/font]编辑本段回目录& lt;/H3>  在服务器领域,虚拟化可以带来更高的部件及系统级利用率,带来具有透明负载均衡、动态迁移、故障自动隔离、系统自动重构的高可靠服务器应用环境,以及更为简洁、统一的服务器资源分配管理模式。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希望能够有效应对IT系统成本控制日益精细化、服务器量越来越庞大、服务器利用率低下、x86服务器可靠性提升到5个9等问题,能够显著带来成本节省、能够有效帮助服务器整合从而减少服务器数量、能够明显提升服务器资源利用率并且能够增强服务器可靠性的虚拟化技术,就成为了x86架构服务器平台的一种强烈需求。尤其是x86服务器走入了越来越多的关键行业和关键应用后,这个需求就更加突出了。
  其实虚拟化技术自问世以来已有几十年的时间Christopher Strachey在1959年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名为《大型高速计算机中的时间共享》(Time Sharing in Large Fast Computers),尽管作者个人认为报告“主要是有关多程序技术(避免受到外设发展的限制)”,但文中提出了虚拟化的基本概念。1960年到1979年之间,IBM以及其他几家公司开发了虚拟化技术,但和Strachey的目的一样,他们关注的主要是性能。
  在随后的10年里,微处理器技术得到了巨大的发展,IT技术也逐渐演变成了一中”通用”的计算模式。当时,绝大部分大型机和小型基础设施均被PC服务器取代,因为它们效率更高,成本更低,尤其是在部署新应用方面。 由于微处理器的计算速度每年都在提高,部署新服务器的初始成本也可以令人接受,IT经理们便开始采取添加服务器的方法来提升性能或满足应用需求。事实上,只要某个部门需要部署一个新的应用,它们就会要求新增一台服务器,而且这也会得到IT经理的批准。因此很少有人试图对x86服务器环境进行虚拟化,因为各个工作组均拥有其自己的服务器,它们觉的没有必要进行任何改进。


本词条对我有帮助0
参考资料:
1.http://www.techcn.com.cn/index.php?doc-view-130824
贡献者(共 1 名):
学无涯(1)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需进一步完善,e-works辞海欢迎您也来参与编辑词条 在开始编辑前,您还可以先学习如何编辑词条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编辑次数:1
最近更新:2009/9/20 20:52:14
创建者:学无涯